第三百三十四章 :初次见面

   “k?”王耀微微愣了一下,“欧洲四王的k?”

   芸嫦点点头,眉宇间带着一丝复杂难言的情绪。

   “你跟他认识?”王耀问。

   欧洲四王他都不认识,除了lion上次见过一面外,其他的q、k、a他都没见过。仅仅是在韩服打过一场solo,不过他还记得上次听lion说k是中国人。只是没想到k竟然认识芸嫦。

   “陪我一起去吧。”芸嫦忽然道。

   “行。”王耀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也想见见这个k是什么人。

   欧洲四王里每个人都是北美欧洲那一块对电竞有杰出贡献,唯独王耀。仅仅是靠着几场solo赛就获得了最高的位置,说起来也有些搞笑。

   而这个k显然就不是像王耀这样走“捷径”,应该是在北美欧洲电竞有过不凡的一段历史。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也是中国人,这就勾起了王耀的兴趣。

   由于有突发状况,王耀跟芸嫦自然不能跟他们回去了,于是乎。天兆战队跟他们一起回去,而王耀上了芸嫦的车。

   在路上,王耀有些好奇的问,“芸姐,这个k怎么会认识你?”

   他对芸嫦并没有多少了解,不过可以看出来,芸嫦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毕竟她可以说是国内最早从事电竞行业的一批人了,并且那些队员资料以及那些网上都搜不到的比赛录像她是怎么收集到的?这都说明了问题。

   只是她一直没说,他也一直没问。

   “你应该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到过mk的事情吧。”

   芸嫦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k就是mk战队的队长,只不过他是去了北美之后才得到的这个称号。”

   mk队长就是k?

   对于这个回答,王耀微微有些诧异。

   同时芸嫦这一提醒,也让王耀想起当初芸嫦说的那些话,芸嫦似乎跟这个k之前有些感情纠葛。只是具体如何他就不清楚了,更加不知道k为什么会选择离开。

   “他真名叫郑峰。”

   芸嫦道,“这次来,是想挖我去北美,担任他们队伍的分析师。”

   王耀心里一惊,不过却没有说话。

   如果芸嫦真的要去的话。这对天兆战队来说真的是一种莫大的损失,甚至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在以前,他们对分析师并的作用与好处没有一个太大的了解,毕竟很多战队连教练都没有一个,哪里还有分析师这种高端的东西?

   但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意识到战队里有一个优秀的分析师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了。

   就例如今天的这场比赛,3场全胜,固然有他们自身实力在内,但不可否认的是,芸嫦赛前提供那详尽的资料以及分析还有战术的布置,毫不夸张的说,至少给他们提高了一倍的胜率!并且还事半功倍!

   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分析师在,队员们只需要在赛场上最大可能的发挥自己的实力就行了,根本不用顾虑太多。

   当年,她是盛极一时的mk战队的分析师,mk的辉煌必然有她功不可没的一笔,这足以说明她的能力。

   而现在,听到k要邀请芸嫦去欧洲……

   毕竟这个k跟芸嫦以前似乎是恋人关系,她肯定不会拒绝吧。

   一想到这里,王耀心里有些莫名的难受。

   芸嫦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王耀,捋了捋风吹乱的鬓发,这个动作风情万种,诱人妩媚,“放心吧,我不会答应他的。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他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我也不是以前那个我了。”

   “真的?”王耀不禁喜出望外。

   “当然是真的。”

   芸嫦见王耀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笑容,自己脸上的笑容也更甚一分,“我不会离开天兆的。”

   “那太好了。”王耀放下心来。

   芸嫦专心开着车,一双美眸之中却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在心底低声呢喃,“在我心里,你就是他。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记忆力那个隐约已经有些模糊决然离去的背影,不带丝毫留恋,那是她自以为已经淡去却又最为深刻的伤痛记忆。

   这并不矛盾,她原以为已经忘记了,可当她第一次看见王耀的操作以及当时的模样,她才发现,她从来没有忘记,在王耀身上,她找到了那种曾经令她痴迷的气质,绝对的冷静、绝对的自信,仿佛是战场之上的王者。

   终于,车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幢高大的写字楼,而在写字楼下面,正停着一辆王耀认不出来牌子的跑车,不过光从那拉风的造型,酷炫的线条上来看,这台跑车必然售价不菲。

   跑车里,正坐着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

   一见到芸嫦下车了,这个青年也立刻推开车门,摘下墨镜走了出来,摘掉墨镜后,露出了一张英俊帅气的脸,五官深刻,面颊的线条也是如刀削斧凿一样,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个实打实的帅哥型男,因为他身高起码有一米八几。

   型男,跑车。

   这也让王耀大为惊讶,打电竞居然真的这么赚钱?

   “好久不见。”

   k,也就是郑峰开口了。声音仍然是那样醇厚迷人,仿佛有着让人沉沦的无穷魔力。

   “是的。”芸嫦说道。这一刻,她的心境忽然间平静起来。

   以前一直惧怕面对,现在一见面却原来不过如此。

   也许自己真的已经忘掉了他吧……

   “过得好吗?”郑峰专注地看着芸嫦那精致的面孔,笑着问道。

   “很好。”芸嫦答道。

   郑峰见芸嫦居然没什么情绪起伏,不由心里有些诧异不解。

   “考虑一下我刚才跟你说的事情?我们联手,肯定能再打造出一支mk战队!横扫欧洲赛区!”

   郑峰道,“国内的电竞根本没有形成像样的规则,完善的体制,你不应该待在这里,国内没有任何一支战队配得上你,你留在这里仅仅只是浪费自己的才华与青春。”

   王耀听的直皱眉。

   “等一下,我先上楼有点事情,马上下来。”芸嫦说了一句,然后与郑峰擦肩而过。

   郑峰微微一愣。

   “你是?”这时,郑峰才发现王耀还坐在芸嫦的车里,主动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郑峰。”

   “王耀。”王耀伸手和他握了握。

   果然没错,他就是k,也就是郑峰。

   只是好像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欧洲四王彼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熟悉,虽然有着同样的荣誉,但他们之中有已经退役的,也有在役的,在役的也没在同一个战队,只有在需要用到这个身份的时候他们才是“四王”,大多数的时候,他们就像是完全不相干的几个人。讨讽来号。

   王耀也没有告诉他的打算,只要芸嫦不走那么一切好说。

   “职业选手?”郑峰问。

   “教练。”王耀道。

   听到这个回答,郑峰来了兴趣,“看你年纪比我还小上几岁,居然当教练了?哪个战队的教练?”

   “天兆。”王耀道。

   “天兆?”郑峰仔细思索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在他的记忆力,中国赛区似乎还没有出现这样一支战队。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战队,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名气,所以他才不知道这个名字。

   “天启战队的二队?”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王耀摇头。

   天启战队尚且只是甲级联赛的队伍,并不值得他放在眼里,既然不是,那就真的是没有任何名气的小战队了。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查户口?”王耀不咸不淡的问。

   王耀这个态度立刻让郑峰眉头微微一皱,“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

   “我当然知道,你是欧洲四王之一的k,并且还是前mk战队的队长。”王耀反问,“那么你又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

   

第三百三十五章 :芸嫦的感情

   听到王耀居然真的把自己所有底细都给翻出来了,他十分诧异,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国内的知名职业选手我大多认识,不管是老将还是新秀。”

   郑峰一下子笑了,然后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重新打量了一番王耀。继续道,“至于你……抱歉。我并没有什么印象。”

   王耀没有说话。

   不得不承认,王耀这故作高深的姿态让郑峰来了兴趣,“欧洲四王这个身份哪怕是中国电竞的一些老人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清楚我的身份?噢,肯定是她告诉你的对吧?她还真的对你是知无不言啊……”

   王耀依旧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芸嫦出来了。

   不过郑峰是背对着的,所以没有看到,依旧自顾自的说,“我不管你跟芸嫦是什么关系,我大概也能猜到。她应该是你们战队的分析师吧?果然,她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只可惜,国内如今没有哪个战队能配得上她,所以,识趣的就乖乖放她跟我走,不要纠缠。”

   他话音刚落,芸嫦已经走了过来,“郑峰,你这样以下犯上可不好。”

   郑峰一愣,没听明白,“以下犯上?”

   “难道他没告诉你他是欧洲四王之首么?”芸嫦巧笑倩兮的说道,“就在上个月lion亲自来中国送最后一枚权力戒指,就是给他的。”

   “什么?”

   郑峰瞳孔猛然一缩,眼神如刀子般刺在王耀脸上,“就是你?”

   震惊了一瞬后。他立刻又恢复过来,他终究是当年辉煌一时的mk战队的队长,什么风浪都经历过,定力与心态自然比常人要强许多。

   “这也没什么,我回国并不是来找他。况且,欧洲四王本就没有什么上下之分。”

   郑峰淡淡道。“只不过欧洲人看重这些东西罢了。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约束力。芸嫦,我回国来是找你……”

   芸嫦打断道,“抱歉,我的意思很明确,我不会跟你走的。”

   说完,芸嫦拉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等等。”

   郑峰立刻挡住了车门,“芸嫦,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你应该明白,mk解散,我出国,这不全是我一个人的错吧?而且你留在一个小战队里能有什么成就?是他吧?什么天兆战队?”

   “对,就是他。”芸嫦点头,“就是天兆战队。”

   “他也配不上你,不,我是说他的战队配不上你。”

   郑峰苦口婆心的劝说道,“你应该清楚,这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一个人再厉害又能如何?我取得的成就远比他要高,经验也比他丰富,我现在已经找齐了队员,就差一个分析师,只要你肯来,我们完全可以打造出另外一支mk!”

   是的,他曾经是mk的队长,他可以说是已经成功了,也向世人证明了他的能力。如果要组建一支新战队,那么他势必会在成功的道路上比别人少走很多弯路。

   “重头再来”跟“白手起家”不是一个概念。

   “你少拿mk来说事,当年如果不是你利欲熏心,mk会解散?”

   郑峰的不依不饶触动了芸嫦那些不堪回想的记忆,她被激怒了,“你现在又想卷土重来,为的是什么还用我说?郑峰,你看看你自己,你一点都不再像以前的你!以前你那么努力,那么专注,但是你看看现在—-”

   芸嫦指了指他的座驾,“难道这就是你的追求?”

   郑峰脸越来越红,显然他的脾气也要发作了,“是,我是不像以前了,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努力是为了什么?难道你要我一直跟从前一样窝囊么?这些都是我努力换来的,我错了?还是你在这小子身上找到了我当年的影子?我明白了,你把对我的感情转移到这个小子身上去了对吧?”

   王耀微微一怔。

   砰!

   芸嫦再也没多说一句,直接关上了车门,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就走了。

   后面依稀能听到郑峰在喊,“芸嫦,你会后悔的!因为他永远不可能达到我们曾经的辉煌!他没有……”

   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

   芸嫦鼓荡的胸脯剧烈起伏,深呼吸两口气后,才说道,“王耀,不要介意,那人就是个疯子。当年为了钱导致mk解散,现在又想来骗我……”

   “嗯。”王耀应了一声。

   他能体会到芸嫦的愤怒与委屈。

   mk是她倾尽了心血的成果,是好几个人共同的努力,却因为郑峰的自私,眼看离成功仅差一步之遥的时候分崩离析,那种突然从天堂坠入地狱,所有希望与光芒付诸东流的失落与绝望完全可以想象是多么的难以承受。

   如果换做是天兆战队在即将拿到世界总决赛门票的时候突然解散,那种心情绝对是非常绝望的吧。

   只是,王耀心里还有一些芥蒂。完全是因为郑峰最后的那番话,他刚才说的……是真的?

   “芸姐。”王耀艰难的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把对他的感情……”

   “没有。”

   芸嫦脸上掠过一丝慌乱的神色,“你是你,他是他,我对他早就没了感情,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没了。”

   “哦。”王耀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他还不知道怎么处理。

   从后视镜里看到王耀如释重负的样子,芸嫦张了张樱桃般红润的唇,最终却什么话也没说。讨讽投巴。

   芸嫦开着车,在城市里面兜兜转转,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王耀也没有问,估计芸嫦是在思考,或者是在平复心情。

   最后,芸嫦似乎是终于想通了,带着王耀来到了一家西餐厅。

   “庆祝我离职成功。”芸嫦冲着一脸迷惑的王耀眨了眨眼睛,“姐姐请你吃饭。”

   “你辞职了?”王耀跟在后面问道。

   “是啊,一心不能二用。我看好天兆战队的未来,所以我就辞职了,以后专职分析师。”芸嫦很轻松的说道,“不破釜沉舟,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呢?”

   这下子,天兆战队就真的跟芸嫦绑在一起了,王耀感觉的压力也更大了。

   下午的餐厅里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三三两两的几对情侣在用餐,餐厅里似乎是为了刻意营造浪漫温馨的气氛,所以光线很暗,甚至还有情侣在这个时间点吃烛光晚餐,里面回响的是班得瑞的轻音乐,和餐厅整体营造的气氛相得益彰。就连王耀这个土包子跑进来后,都有种不想出去的留恋感觉。

   “有钱人还真是懂得享受。”王耀嘀咕了一句。

   跟芸嫦坐下来后,芸嫦也没询问王耀吃什么,因为她清楚王耀啥也不懂,点了几个菜,将菜单交给服务员后,芸嫦拿出包包里的镜子照了一下,动作优雅的补着妆。

   王耀就静静看着,芸嫦也不介意。

   由于补妆的动作原因,芸嫦丰满的娇躯抑制不住的前倾,可意外这个时候就发生了,或许是因为动作过大的关系,芸嫦胸前的两颗白纽扣瞬间一紧,竟然被崩开了一颗,偏偏她自己还没发现……

   王耀顿时瞪大了眼睛,视线停留在那一双目测介于d与e之间的“大白猫”上面,眼神都直了,完全挪不开眼睛。

   这对王耀这个小处男来说,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恰好,这时一个服务员经过,芸嫦停下了补妆的动作,“服务员,来瓶85年的红酒。”

   王耀心中猛的一震,完了,这下子完了,这女人竟然还点了酒,看来她是想对自己图谋不轨了。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哪个男人想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时,都会先使劲儿灌哪个女人喝酒。同理可证,女人如果主动要跟一个男人喝酒,那肯定也是同样的原因。

   小处男的异样芸嫦并没有发现,收起了镜子后,单手托腮开始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

   “芸嫦,你还说你不是把对我的感情转移到这个小子身上了?”

   郑峰又忽然冒了出来,意味深长的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是在这家餐厅,也是这张靠窗的桌子。”

   芸嫦豁然一惊,旋即俏脸通红,怒道,“你跟踪我们?”

   “我可没跟踪你们,只是想来吃点东西,顺便回想一些事情,凑巧碰上了。”郑峰耸了耸肩,然后走到了里面去,还不忘回头给王耀一个充满怜悯之色的眼神。

   那眼神,分明在说他仅仅只是一个替代品。

   郑峰走后,王耀脸色有些难堪,“芸姐,这是你约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缅怀你跟他的曾经?说好的庆祝呢?”

   说实话,王耀现在心里很愤怒,他明白了芸嫦为什么会带他来这里吃饭,拉上自己,就是为了缅怀跟另一个男人的过去?

   是,他是对芸嫦没什么妄想。可是他也无法接受这种待遇!

   她有没有照顾自己的自尊心?还是她以为自己脸皮厚所以根本不在意?

   “王耀,你听我解释,我只是—-”芸嫦慌了。

   “只是什么?”

   王耀笑着说道,“如果你想跟他走,那么就不用顾忌那么多。谢谢你对我以及天兆战队的帮助,感激不尽。”

   他仍然在笑,只是没有以往的温暖与善良,有得只是陌生的森冷。

   他走了。

   芸嫦张嘴欲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等到王耀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之后,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不是的,怎么会是你想的那样呢?我怎么会回头呢?我请你来这里,只是想跟过去做一个彻底的道别,请你来做一个见证者……王耀,怎么办?我喜欢上了你,可是我要怎么告诉你?”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着泪水饮入喉。

   感受不到丝毫香醇甘甜,只剩无穷无尽的苦涩。

   

第三百三十六章 :答案

   出了餐厅之后,王耀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看着形形色色人来人往的人群,心里有些空荡荡的。

   他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对刚才的举动十分的后悔。

   也许真的有可能芸嫦仅仅只是单纯的想请自己吃一顿饭。只是恰好选择了这家餐厅,说不定是这家餐厅的东西好吃?

   自己真的不应该自作多情头脑发昏,毕竟自己一直把芸嫦当成姐姐看待。又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只是,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被当成替代品的感觉啊。

   要不回去道个歉,争取芸姐原谅自己?可是刚才自己说的话似乎有点过分了……

   纠结了半天,王耀就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脚都走酸了,最后干脆蹲在大街上发呆,怔怔出神间,忽然有一条白藕般的胳膊出现在视线里,一只手拿着十块钱放在王耀面前……

   王耀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后,旋即鼻子都气歪了,我擦!

   老子只是蹲在这里思考人生,怎么把老子当乞丐了啊?姑娘你这也太大发慈悲了吧?

   他刚一抬起头。却发现那个有着纤细背影的少女已经走远了……

   有心想要追上去还钱,并且证明自己并不是乞丐,可这时芸嫦却从餐厅里出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捡起面前的十块钱,赶紧躲了起来。

   “芸嫦。跟我去欧洲吧!”

   郑峰赶紧跟了出来,“我需要你的帮助!”

   芸嫦一言不发,脸上满是冷漠。

   以前,她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而现在,那是一种毫无感情的沉默,一种令人望而却步的冰冷。这与她之前的气质大相径庭。

   正在这时,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走了过来,冲着芸嫦问道,“你就是芸嫦小姐?接到你的电话说是要卖车,我是来看车的。”

   芸嫦看了一眼这个矮小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指了指面前的这台车。

   “就是这台?成色不错啊……”矮个子男人心头一喜。

   躲在一边的王耀神情一黯。

   芸嫦要卖车?

   她卖车是要跟郑峰去欧洲么?

   不由的,王耀更加后悔了,满嘴的苦涩。也许刚才自己不那么冲动,兴许芸嫦就不会下定决心离开吧……

   正要黯然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郑峰极为愤怒的道,“芸嫦,你为了他甘心情愿做到这种地步?他哪点值得你这样做?你是不是觉得他跟以前我的很像?”

   王耀转身的背影一僵。

   她卖车是为了天兆战队?

   王耀不了解芸嫦的故事,但他却知道芸嫦并不是什么豪门千金大小姐,更不是什么事业有成的女强人。

   当年mk辉煌的时候,国内电竞才刚刚起步,根本没有形成完善的规则体系,国内的赞助商更是不怎么重视电竞这一块,哪有像现在这样随便拿个分站冠军退役卖饼就能年入几百上千万?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依靠mk赚到多少钱。这也是郑峰宁愿在距离拿到世界总决赛门票只差一步的时候为了金钱放弃mk,放弃她的原因所在。

   现在,她辞掉工作甚至把车子都要卖掉,仅仅只是为了天兆战队?还是因为……自己?

   “不,他比你强多了。”

   芸嫦眼神冰冷的看着郑峰。“无论从各个方面来说,他都比当年的你要强出无数倍,因为他比你纯粹的多!”

   见到芸嫦这个状态,郑峰心里咯噔一声,这个眼神很可怕,就像是要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刀斩断。

   “对不起。”郑峰忽然道歉。

   芸嫦什么也没说。

   “好吧。”

   郑峰无奈失望的摇了摇头,“既然你认定了,我也就不再劝你了,如果你想通了,随时可以给我电话,我可以回国来接你。并且我还会时刻关注,看看你认为比我强的人到底能走到哪个地步。”

   芸嫦再没有说话,而是跟那个二手车商沟通起来。

   趁着郑峰上车的时候,王耀疾步走了过去,愤怒的道,“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是的,如果不是这家伙,事情会这样么?

   郑峰没想到王耀还在这里,于是苦笑道,“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反感我,不管你信不信,我现在心里也很愧疚,也许我不应该回来。”

   真想把这个王八蛋拖出来暴打一顿,可自己还真的未必是这家伙的对手,琢磨了一会儿,王耀怒道,“sala!sala!”

   郑峰瞥了王耀一眼,“sala?你一个joker居然找我这个k来sala,传出去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王耀一愣,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

   但自己这个joker的身份还真的是没什么卵用,又不能让自己打这个家伙不还手。

   郑峰无视王耀的愤怒,又道,“虽然你是joker,但我依然不认为你能达到我当年的程度,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肯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希望你不要让她失望,将来如果能在赛场上遇上,我不会因为她就对你放水的。”

   这番话王耀完全没有听进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芸嫦刚才那冷冰冰甚至有些麻木空洞的眼神……

   郑峰冷笑一声,一踩油门走了,芸嫦似乎也跟那个二手车中介达成了交易,徒步离开了,王耀有心想要追上去,最后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

   晚上的时候,王耀没有回去,依然是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他完全可以想象,当年郑峰离开,mk解散给芸嫦带来了多么沉重的打击,可是郑峰一回国,再加上刚才自己的行为举动,再次将她推向了绝望,刺激到了她……

   此刻,王耀非常的自责。

   到底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王耀竟然走到了芸嫦的住所。蹲在芸嫦的家门口。

   芸姐为自己为天兆战队做到这个程度,为什么自己还能这么混蛋呢?王耀啊王耀,你可真是个玻璃心,吃个饭而已,被嘲讽两句你就受不了了?那狗日的郑峰明显就是想挑拨离间,你怎么就上当了呢?

   抓着头发,王耀始终在想自己为什么当时会那样生气,而且是突如其来的愤怒。系共在划。

   冷静下来后,似乎是想明白了关键,也许是在自己心底,早就把芸嫦当成是姐姐了吧,或许比姐姐又要更多一些……

   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往往都是在想通了之后才明白,原来想通了对解决这件事情根本毫无帮助。

   鼓起勇气,下定决心,王耀起身深呼吸两下,抬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敲了三下,可是很久都没人来开门。

   王耀心里一惊,芸姐不会是做傻事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王耀开始疯狂敲门,甚至想着是不是要破门而入,不过看着面前的防盗门,估计自己也没那个本事……

   咚咚咚!

   正在王耀心急如焚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芸嫦站在门内,看着站在门口举着手作势还要拍门的王耀,问道,“你来做什么?”

   她似乎刚刚沐浴出来,穿着一件紫色开襟睡衣,睡衣虽然遮掩住了丰腴的身体,但还是不免有一大片雪白滑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那凹凸有致的性感身躯以及迷人的曲线,以及若有若无的体香还是让王耀微微失神了一瞬。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此时他来可不是欣赏美景的。

   “芸姐,你不会走了吧?你还是我们的分析师吧?”王耀强颜笑着问道。

   芸嫦面无表情的道,“你来就是问这个?”

   王耀心里一喜,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明天再说,我困了,想休息了。”芸嫦道,说着就要关上门。

   啪!

   就在房门即将关上时,王耀赶紧按住了门。手撑着门,逼了进去,脑袋一点点儿向着那张素面朝天却又美的惊心动魄的精致面庞凑了过去,咄咄逼人的道,“芸姐,今天是我做错了,我只是无法忍受那种感觉,你必须现在说,你不会离开,我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你……”

   芸嫦没想到王耀会忽然有这样的举动,不由脸上掠过一丝慌乱与错愕,王耀那粗重的鼻息喷在她脸上,酥酥麻麻的男子气息,丰腴的身体是微微一颤,双目对视间,她能看到王耀眼中的坚决与霸道,就仿佛是一个孩子不想失去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

   王耀此时心里也是惴惴不安,他以为芸嫦在敷衍自己,明天再说?明天万一你就不见了怎么办?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你?

   在心底,他是非常不想芸嫦离开的,尤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离开。如果她走了,那么他就是一个罪人,毕竟天兆战队的几个成员跟她都已经有了感情。

   所以,他现在就想要一个答案!

   不给?老子今天就不走了!

   对视片刻后,芸嫦忽然下定了决心一样,问,“你想要一个答案是么?你想知道我会不会离开是么?”

   王耀肯定的点头,这是他来这里的最大目的。

   然而就在王耀点头之后,一双玉臂已经环住了他的脖颈,香风扑面间,诱人的樱唇已经贴了上来。

   这来得太突然了,王耀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避退,手一推,却不小心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那惊人的柔软美妙的触感顿时让王耀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排斥的力道也消失了……

   “唔嘤……”

   骤然遭袭,仿佛是触电一般,令芸嫦喉咙里止不住发出一阵甜腻娇羞,她面色羞红的搂着王耀,同时在他耳边低声道,“这就是芸姐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