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全方位碾压(下)

   “哇哦!”

   赛馆里一片惊呼。

   这也太果断了,连续两个闪现,交的没有一丝迟疑,没有丝毫手软!

   这可是一个一级学e的牛头人啊!他到底哪来的自信?

   不光观众们十分惊讶,两个解说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没缓过神来。

   对面的下路二人也懵了一下。

   如果是2级拥有qw两个技能的牛头人。交闪现上来打还情有可原,毕竟q技能击飞之后还可以w顶回去。可一个一级学了加血技能的牛头人居然也交闪上来搞,这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这不由所有人想起了那句话,“见面就是直接上点燃。打不打得过另说,气势必须打出来……”

   这气势太足了……可还是那句话,能杀死么?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女坦,眼看就这么两下复仇之矛血量已经去了三分之一了,赶紧一个e技能“天顶之刃”指向薇恩!

   可惜薇恩只是轻飘飘的一个q技能闪避突袭,灵巧的身体在地上一滚,非但避开了这一下控制技能。并且还射出一发带着额外伤害的q技能被动。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也直到这时复仇之矛才从晕眩中挣脱出来,知道再不交闪现有性命危险,只能咬牙按出闪现。

   如果他之前的e技能“撕裂”没有用的话,这一波未必需要交闪现,只需要a一下薇恩然后用e技能减速就能依仗着被动逃跑,可刚才牛头人一个‘胜利怒吼’技能让他的e技能没能杀死那个小兵,也没能刷新重置……

   在前期复仇之矛的被动并不能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赋予他多少灵活度,至少在面对同样有被动加速的薇恩的追杀下,他未必能跑得掉。

   回头打?

   1级打2级绝对是最愚蠢的做法。

   下路从来都是谁先到2级谁是爸爸,等级的领先之下不仅是技能的数量上多,而且血量、属性占据优势。

   见到复仇之矛交了闪现,薇恩也就不追了,转头跟牛头人开始攻击与复仇之矛脱节落后的女坦。

   这下可苦了女坦了,下路辅助跟adc脱节是大忌。尤其是作为后撤的一方。

   这不,这个女坦愣是顶着薇恩跟牛头的一顿暴打往后撤,差点被活活打死,最后也是交了个闪现才逃过一劫……

   “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

   两个闪现换两个闪现,值不值?

   当然值!

   因为有血量上的优势,尤其是对方的辅助是女坦。在保护能力上逊色牛头人一大截,只要打野一来,他们很难存活。

   即便是白银分段的人,此刻也不禁为这个薇恩跟牛头人的默契配合感到吃惊,原本是不好打的局势,愣是通过这一波打开了局面!

   “漂亮!”顾熠涵禁不住叫了一声好,他是打辅助的,当然能看出来这一波的关键在哪里。

   关键就在于牛头人的那个e技能,阻止了对方到2,并且还果断反打,这一系列的操作堪称完美!

   “这……”李毅原本还想嘲讽的话哽在了喉咙里,表情僵硬无比。

   但这还没完,忽然河道里跑出来一个身影,这身影高大魁梧,身披战甲,手持长戟,赫然是天兆战队的打野皇子!讨投共巴。

   皇子乍一出现在视野里,迈着坚定沉稳的步伐跑来,一步步宛如是催命的音符,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原先由于下路对拼的太激烈了,直接就是两个闪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下路的局势上去,谁也没有发现这个皇子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下路,时机把握的这么好!

   皇子猛然一个德邦军旗落下,猛龙撞击!

   铿!

   同时一个闪现,直接挑飞了日女,红buff减速!

   再没有任何悬念,复仇之矛仅仅只能站在远处投掷了两根长矛,便眼睁睁看着辅助女坦惨死……

   一血诞生!

   赛馆里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在比赛里,红开直接抓下路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大多数打野前期都是默默刷野发育,但人家就是成功了,你能如何?

   “操!换线!”

   眼看薇恩拿到了人头,腾飞战队的adc脸都绿了,知道下路已经没办法继续玩下去了,再不换线他将非常难受,发育都成问题。

   “行,你们来压制他们的上单瑞兹。”腾飞战队的上单是个大树,大树打瑞兹顶多是个和平发育的局面,可这个版本瑞兹后期绝对是爸爸级的boss,他们拖不起。

   下路虽然已经劣势了,但换到上路来压制瑞兹还是没问题的。

   不得不说,腾飞战队应对这种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还是很快的,知道如何稳定局势。

   下路回城,上路的大树还在线上,为的就是防止对方察觉到他们换线,也算是深思熟虑了。

   当女坦出现之后,大树才跑到塔下回城……

   交换线路。

   可大树刚回去没多久,女坦便骇然的发现,薇恩居然也上来了!

   “靠!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会换线?!”

   腾飞战队的辅助瞪大了眼睛,连走在半路的adc都恶心吐了,这薇恩还真是得理不饶人,以为拿到了一血就想把自己压到死??

   “打!妈的,现在再换下去亏太大了。”adc咬牙道。

   他们是放弃一波兵线上来的,要是此时再打退堂鼓,那亏的就太多了。

   “天兆战队的意识好敏锐啊,居然同时换线了,他怎么知道腾飞战队这边会换线?”男解说有些迷惑。

   此时赛馆里也是一片惊讶,这种盲抓换线的能力还真的是头一次见。

   薇恩为什么不干脆拔下路塔呢?反而是一副硬要跟人家对线的样子……很多人都无法理解。

   “这是为什么啊?”

   许梓诺不禁疑惑的问了一句,“大树根本没什么守塔能力,薇恩跟牛头人很快就能拔掉下塔,接着拿龙啊,怎么要换上去?而且他们是怎么抓准对方会换线的心理?”

   “很简单,他们的adc是突破口。”

   王耀道,“所以最好的方式就直接打爆他,或者是死死压制他,让他起不来。至于怎么会猜到对方换线……秘密。”

   这全都是芸嫦的功劳。

   芸嫦的那份资料表上,不光详细记载了每个队员的实力数据,更是把战术风格,以及一些可能的概率都计算了进去,例如这个线上劣势换线的概率。

   按照那张资料表上看,对方的下路在劣势的情况下,换线的概率会高达百分之七十!

   这个数据是通过很多场视频研究统计出来的,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百分之七十的概率完全能够赌了,这才有了现在这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一幕。

   当然,这件事情不好说出来,所以王耀卖了一个关子。

   一旁故作在观看比赛,其实一直在竖着耳朵偷听的李毅出声嘲讽道,“不就是运气么,还秘密,装什么装。”

   他话音还没落,中路又爆发了命案!

   绕后的牛头人跟皇子联袂出击,对方的沙皇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后面的二人已经封锁了他任何可能逃跑的路线,最后,哪怕是交出闪现避开了皇子的eq二连,最终却没能躲过牛头人wq二连,闫天恒的妖姬无情收割了沙皇的性命。

   三人连忙推塔。

   “腾飞战队的打野在梦游啊……”

   “是呢。”

   赛馆里开始议论起来。

   腾飞战队的打野是个寡妇,刚刚收掉三狼,却发现中路已经死了,并且对方三人还在推塔,赶紧跑过去防守。

   可惜他一个寡妇,根本没有任何守塔的能力,就算有也不敢守啊,牛头人皇子还有一个诡术妖姬,要是被控到了,基本上就是秒杀的结果。

   十几秒后,天兆战队愣是趁着两波大兵线当着寡妇的面给拆掉了中路,不得不说,牛头人给小兵回血这个技能在拆塔的时候也是有不错的效果。

   推掉中路防御塔之后,三人又转到小龙,配合下路的瑞兹继续推下路。

   刚下来,还没站稳脚跟就发现自己这条线上出现了四个人,顿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what are you 弄啥类?!

   “6级都还没有,中路塔就倒了,绝对是我见过的所有比赛里掉得最快的中路一塔……”

   “这天兆战队的战术太紧凑了,一环扣一环,腾飞战队根本还没缓过气来。”

   “厉害厉害。”

   “不愧是黑马战队。”

   一片感慨,众人也都明白了薇恩为什么不趁着对方换线去拿掉下路塔了,因为人家早就把下路塔视为囊中之物了,只等着先拿中路塔再转下路去“取钱”,仅仅是先后顺序罢了……

   而上路呢?

   薇恩1v2抗压,守塔完全没问题。

   也就是说,对方这一波换线直接导致丢了两座塔一个人头一条小龙!

   看到这种节奏,李毅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隐隐感觉自己那1000块钱估计要走远了……

   “耀哥,你带的战队真厉害啊。”顾熠涵赞叹的说道,“节奏太快了,把对面都打蒙了。”

   老皮也是连连点头,“我们要是碰上这种战队,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李雪见到这个局面,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不禁侧脸看了脸上挂着成竹在胸一般笑意的王耀,这个怪胎还要带来多少惊讶?

   面对这些赞美,王耀全部欣然接受,丝毫没有谦虚,因为谦虚就是对天兆战队五个队员的不尊重!

   天兆战队这一个月以来有多努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每天平均训练的时间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在训练,并且每天还得花上两个小时来看各个赛区各个战队的比赛视频,汲取经验,最后还要一个小时用来讨论战术。

   所谓的讨论战术就是集思广益,将一些灵感发表出来,大家一起商讨……

   也就是说,他们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十个小时,并且其中还得包括吃饭睡觉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这绝对是堪称“魔鬼地狱式”的训练,如果这还不能轻松吊打一支所谓的三线战队,他们真的可以回家养猪了。

   他们的个人能力早已经超越平常的职业选手了,所需要的就是转换一下从rank到比赛的打法,磨合默契度。

   正如王耀当初所说的那样,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支经过蜕变的天兆战队!

   毫无疑问,他们的眼中只有冠军!

   看到这里,王耀已经放下了心,将还没捂热乎的八百块钱立刻就还给了许梓诺,同时对李毅道,“兄弟,你看……”

   意思不言而喻。

   

第三百三十一章 :赞助商上门

   李毅犹疑了一阵,最后还是把钱给了王耀。

   虽然他本身不是什么非常高端的职业玩家,但也的的确确是一个职业玩家,以一个职业玩家的角度来看,这一场比赛其实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6级不到。被破两路塔,两个人头一条小龙。

   从下路的复仇之矛交出一血后。整个天兆战队就仿佛如同蝗虫过境,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每一次行动、每一个步骤都有着明确的目的。杀人、拔塔、拿龙,一气呵成,节奏简直是快的离谱。

   天兆战队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及执行力给了所有人一种恐怖的印象,这真的是一支三线战队所拥有的实力?

   那些之前以为天兆战队是纯粹靠运气闯到这里来的人也闭嘴了。

   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支战队的不同凡响了。

   “谢了。”

   王耀非常客气的道谢了,同时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开个盘口,把那些瞧不起天兆战队的人都聚起来搞一波大的?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自己还没那个能力,不免有些遗憾。

   见王耀一张一张的数着钱。好像生怕自己少给了他的模样,李毅肺都要气炸了,心里暗骂这个狗日的腾飞战队怎么这么菜,好歹也是个网联冠军,怎么被一支新生队伍给打的找不着北了?

   “有没有兴趣再来一把?”李毅有些不甘心。

   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许这一场仅仅只是腾飞战队还没进入状态,或者是还不熟悉天兆战队的战术风格,只要下一把避免这种情况,应该还是胜券在握的。

   “还来?”王耀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不了。”

   王耀的拒绝让李毅更加确定这一场肯定是运气,毕竟运气只能有一次,第二次可就没那么好使了,所以他才会拒绝!

   “难道你怕了?”李毅鼻孔里冷哼一声道,用上了激将法。

   夹在中间的许梓诺见李毅上头了。心里很是无奈,王耀会怕?从认识这混蛋以来,她就没见过王耀什么时候怕过,可能他的字典里就不存在“怕”这个字。

   不过她也很纳闷,王耀怎么不来了?按照王耀以往的性子,完全没道理会错过这样赚钱的机会。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王耀说道。

   他当然对天兆战队有绝对的信心,之所以会拒绝,仅仅是考虑到李毅的身份,这人虽然性格傲了一点,脾气讨人厌了一些,但好歹也算半个自己人,适当给点教训就行了,真要赢他个好几千,那人家也下不来台。

   而且他看得出来,李毅应该是有点真本事的,不然就这副脾气顾熠涵跟老皮他们能忍得了?

   既然如此,王耀当然不想让这点小事破坏他们的团结,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生出什么间隙,那罪过就大了,点到即止就ok了。

   然而李毅却把王耀这话当成托词,刚要张口,王耀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王耀拿出手机冲李毅笑了笑,表示自己接个电话。

   接通电话后,王耀听了一会儿,嗯了几句,然后起身道,“我临时有点事,你们先看着。”

   说完就走了,李毅在后面大叫,“我靠你赢了就跑?有没有赌品?”

   王耀却头也没回。

   “人家这是为你着想。”

   许梓诺无奈的道,“我实话跟你说吧,他跟人打赌从来就没有输过,你要真跟他杠上了,你有多少钱也不够输。”

   李毅怔了一下,旋即一脸愠怒,显然十分不信,以为许梓诺是在抬高王耀以此来贬低他,不过他还没说话,一旁的老皮就意味深长的道,“老板娘是不会骗你的,看完再说吧。”

   李毅兀自一脸的不服气。

   果然,bo5的第一局以天兆战队大获全胜告终,甚至腾飞战队差点连20分钟都没坚持到,这也让场下许多观众咋舌不已。

   当第二局开始的时候,王耀已经到了4楼。

   这里是赛事举办方的工作楼层,他刚一出电梯,穿着一身ol装的芸嫦就站在电梯口,似乎是在等自己。

   “芸姐,你怎么来了?”王耀疑惑问道,“你今天不是要上班么?”

   芸嫦一脸喜色,“有赞助商联系我是想谈谈跟我们合作的事情,所以我就请了半天假。”

   闻言,王耀也是心里一阵狂喜!

   赞助商!

   天兆战队虽然在淘汰赛里一路连胜,成为了城市英雄里最大的一匹黑马,可三线比赛终究关注度不够,而且很多人心中对天兆战队的真正实力还心存疑惑,所以大家对赞助的事情也没抱有任何的期望。

   原本还以为至少要拿到冠军或者亚军才会有赞助商找上门来,没想到现在就有了!

   这绝对可以说是雪中送炭,可以解天兆战队的燃眉之急!

   这不是一件小事情,也难怪芸嫦会赶过来。

   “走吧,去见见赞助商。他正在等我们呢。”

   芸嫦在前面带路,边走边提醒道,“待会儿你记得要表现的足够自信一点,这些赞助商不缺钱,就怕你怯场表现的不够自信让他们不满意。”

   王耀点点头,心里却有些紧张,这算不算是谈生意?随后,芸嫦又简单的给他说了一些要注意的地方。

   在4楼七拐八拐的,终于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芸嫦敲了敲门,里面传出来一个男音,“请进。”

   开门进去之后,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典型商人气息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

   芸嫦跟王耀一进来,这个男人起身与二人握手。

   “这位小兄弟应该就是教练了吧?看着有点年轻啊,果然英雄出少年。”

   男人跟王耀握了握手,先是夸赞了一句,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姓张名齐,你叫我张先生就行了。”

   “张老板客气了。”芸嫦笑着道,“张老板是达尔优的推广负责人。”

   介绍完毕后,双方就坐。

   “小王,其实我很看好你们这支新队伍嘛,13场不败的战绩真的是很让人吃惊啊……”张齐说道,“我也相信你们应该能走到最后,所以才会找上你们,那么,我想弄清楚,你们战队未来的具体规划或者说目标在哪里?”

   王耀愣了一下,说实话,他有点不适应这种打官腔,就像是在学校里老师让他概括一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一样,他心里那时候总是在想,妈蛋文章就摆在这里,意思不是很明确么你丫自己不会看?

   现在也一样,战队未来的具体规划与目标?

   哪个战队的规划跟目标不都是夺冠夺冠再夺冠么?我总不会跟你说我要一输再输?问这种废话干啥?

   当然了,心里的牢骚肯定不能真的说出来,否则说不定人家立马就送客了,于是乎,王耀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才开口说道,“短期内的目标就是先夺得城市英雄的冠军。”

   说完,王耀还看了芸嫦一眼,芸嫦点点头。

   张齐似乎有些不满意这个回答,说道,“小王啊,虽然我对你们天兆战队有信心,不过呢,你也知道,比赛这个东西向来是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爆冷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没有哪支战队说肯定就能夺冠……”

   话里话外所透露出来的意思很明显,这个张齐其实还是不怎么相信天兆战队能夺冠。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正如他所言的那样,没有哪支队伍敢肯定自己能夺冠。

   “据我所知,这一次城市英雄里还有一支夺冠的热门队伍。”张齐继续道,“jp战队,你们应该略有耳闻吧?不知道你有没有信心在决赛上击败他们?”

   听到这里,王耀终于明白了,这张齐纯粹是想来压价的。

   是的,他一面对天兆这支风头正盛的新生战队有意思,一面又对jp战队有意向,这也就导致了他左右为难。

   一支战队在什么时候最不值钱?当然是在这支战队还没有什么名气的时候。要是真等到天兆战队夺冠拿到甲级联赛的名额,恐怕也轮不到他张齐了。

   所以这才复赛第一轮,他就找了上来,想抢一个先机,并且压一下价格。

   “jp战队想必张老板你比我更了解,这样一直日本战队你要是赞助他们,恐怕不妥吧?”王耀一针见血的说道。

   芸嫦这时偷偷给王耀竖了一个大拇指,眼神里充满了赞赏。

   张齐闻言微微一怔,原先脸上带着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上位者傲意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看起来像个学生一样的战队教练。

   他不得不承认,王耀的话说到他心中最大的顾虑。jp战队实力很强不错,但问题是,这是一支日本战队,考虑到中国跟日本这两个国家民族的对立情绪,还真的是不好赞助……

   到时候要是闹出什么抵制行动,那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更何况,据说jp战队有所属俱乐部,这说明他们并不缺钱。

   所以综合考虑下,他首先接触的就是天兆战队。

   张齐陷入了沉思,似乎是在考虑。

   王耀也不急,谈生意虽然是第一次,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总得给人一些考虑的时间。讨投边技。

   没等多久,张齐再次开口,“你有几分把握击败他们?”

   “张老板这个问题有些前后矛盾啊。”王耀笑着道,“之前说比赛充满了不确定因素,那又为什么肯定我们天兆能跟jp在决赛遇上呢?”

   张齐嘿嘿一笑,“小伙子挺有经商的潜质啊。好,我也不跟你们拐弯抹角了。”

   说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a4纸打印的合约,推到了芸嫦的面前,“这里是第一个季度的赞助合约,我给出的价格是十万,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们能打进决赛,并且拿到冠军。如果你们遭遇了jp,并且输了的话,这份合约即是无效的。因为,我们只赞助冠军。”

   这也情有可原,三线比赛里,只有冠军才有价值。

   十万……

   一个季度也就是三个月,如果算上冠军的奖金,也就是三十万,这足够天兆战队支撑非常久一段时间了。

   芸嫦那边在看合约。

   片刻后,芸嫦确定这份合约没有问题,价钱也还算可以,于是冲王耀点点头。

   芸嫦觉得行,那么应该就可以,王耀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情。

   可就当双方初步达成意向,芸嫦甚至拿起笔想要签上自己姓名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同时一个声音响起。

   “张老板,你上次跟我们星痕俱乐部谈赞助的事情,我们又重新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

   

第三百三十二章 :错过了什么?

   芸嫦握笔的手顿住了。

   进来的是一个鹰钩鼻男子,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一双眼睛时不时会有阴鸷的精芒掠过,给人一种气息深沉的感觉,此时这个男子正咧着嘴笑。露出一颗闪亮的金牙。

   见到来人后,芸嫦的脸色变得非常难堪。脸上的笑容亦是消失不见。

   而张齐则是稍稍一愣,旋即露出狂喜的神色,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李老板你说的是真的?”

   李老板!

   王耀心头一凛,目光也随之冷冽,心里推测这人应该就是当初威胁自己的那个人,也是朝天兆战队泼脏水的幕后主使!

   李南天进来之后,先是扫了一眼脸色很不好看的芸嫦跟王耀,眼神里带着不怀好意的鄙夷之色,旋即对着一脸热切的张齐道。“当然是真的,只不过价钱稍微要涨一点。”

   说完,李南天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从芸嫦手底拿过合约,看了一下后,又道,“啧啧,十万……张老板啊,你这眼光有点问题啊,这样一支三线队伍,一个季度的赞助能有十万?”

   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浓浓的鄙夷与不屑。

   “这……”

   张齐眼珠子转了转,见芸嫦和王耀的脸色都非常阴沉,连忙说道,“其实天兆战队的实力还是不错的。”

   李南天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这种品德有问题的战队,哪怕实力再强也终究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成就,张老板你这投资眼光可有些不明智。今天我来,也算是帮张老板你一个忙了,刚好我们星痕战队还有一个赞助名额,一个季度一百万。张老板,这可是我看你也是多年的朋友了,所以才有这个价格,你应该能接受了吧?”

   一百万!

   一张口便是翻了十倍!!

   可张齐听到这个价格非但没有吃惊,反而是愈发兴奋,好像是赚到了一样,连忙点头,“好好好,可以!”

   这模样,像是唯恐他答应的稍微慢一些李南天就会反悔。

   其实也不怪张齐这样,星痕战队可是lpl八支战队中的一支,并且在夏季赛里面积分榜上还排在第二!

   相比较于天兆战队这种刚刚在三线赛事里面冒头,还前途未卜的新生战队来说,星痕战队实在是高出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这里就必须提到一支战队的发展过程了,众所周知,一支战队想要获得名气,那必然是要突破重重关卡,在一场场比赛里奠定自己的名气,这其中还需要经过一系列的包装与宣传,这个过程注定不可能一蹴而就,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况且这个过程里充满了不确定因素。

   而星痕战队则是已经站在了名气的巅峰之上,无论从哪个方面哪个角度来看,投资这样一支战队远比投资一支新生战队要好得多,稳定、无风险、收益大。

   这样算起来,一个季度一百万真心不贵!

   不知道有多少赞助商抢破了头想要赞助星痕战队都没有那个机会,他张齐也不例外,其实从星痕战队成名开始,他就一直有联系,可惜当时他手脚还是慢了一步,没能得到这个机会,后来每个季度他都会联系星痕俱乐部洽谈合作的事情,但奈何别的赞助商要么出价比他高,要么没有那个名额……

   总之星痕战队的赞助名额绝对是香饽饽,能令无数的赞助商趋之若鹜。

   在此之前他依旧按照惯例联系过星痕俱乐部,结果星痕俱乐部给出的价格太高了,厂商那边也没答应,反而是让他来挖掘一些新生战队,意思是想以最低的投入创造最大的价值,这才让他将目光放到了城市英雄里来,刚好,天兆这支黑马战队冲进了他的眼帘……

   万万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转机!

   “明天张老板你重新拟定一份合约,来星痕俱乐部找我吧。”

   李南天站了起来,看着芸嫦跟王耀,语重心长地淡淡道,“张老板,电竞圈子水很深,你不听一些人吹的天花乱坠,给蒙了眼啊……”

   这看似是善意的提醒,实则用心极为险恶,表达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在说不要被天兆这种小队伍的花言巧语所欺骗了。

   说完,他再没有停留,径直走出了办公室,依稀能听到皮鞋踩在地面的嗒嗒声,似乎都透着一股张狂得意的味道。讨讽广弟。

   李南天走后,办公室就陷入了沉寂之中,气氛有些尴尬。

   片刻后,芸嫦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张老板,意思是这份合约无效了?”

   “当然无效了。”

   张齐俨然变了一张脸,直接收回了合约,翘着二郎腿,笑着道,“不送。”

   虽然依旧是一张笑脸,但笑容里已经包含了疏远的意味,充分的显现了商人的本质。

   他作为一个生意人,脑子当然不笨,这李南天之所以会突然改变主意,给出这样的价格与机会,完全就是因为天兆战队而来,肯定是这支小战队得罪了星痕俱乐部。

   一个是已经有了固定名气与地位的老牌强队,一支是刚在三线赛事中冒头尚且还前途未卜的小队伍,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该如何抉择。

   跟星痕俱乐部达成合作关系,领导肯定会大加赞扬自己,升职加薪有望!

   王耀站了起来,看着犹自在窃喜的张齐说道,“张老板,你可不要后悔啊。”

   闻言,张齐一愣,旋即生气的道,“后悔?年轻人,我知道你心里有看法,但事实就摆在这里,星痕战队的确比你们这支队伍有价值,高出千百倍。你们这支战队潜力是不错,但潜力终归只是潜力,潜力能不能化为实力很难说,所以你说我会后悔未免有些可笑吧?”

   “张老板,我可以给你看一样东西。”

   芸嫦却是嫣然一笑,将张齐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摆向自己,如青葱白玉一般白嫩的手指灵巧的在键盘上输入一阵,旋即按了一下回车,然后又把屏幕摆向张齐。

   张齐一脸狐疑的看着电脑里正播放视频。

   这个视频里,一个高大帅气,经受万人欢呼的欧洲四王之一的lion,为一个少年送上权力之戒的那一幕。

   这个视频的清晰度并不高,仅仅只是标清,这也是因为当初举办方没有料到会发生那种事情,为了照顾霍云的面子,所以举办方故意只放出来标清的版本,并且其中还经过剪辑处理,把对霍云的影响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但视频依然火爆,点击已经有几千万了。

   这件轰动一时的事情张齐当然也有耳闻,只不过他有些疑惑芸嫦给他看这个视频做什么?

   见张齐依旧一头雾水,芸嫦提醒了一句,“难道你不觉得视频中的那个人有点眼熟?”

   芸嫦这么一提醒,张齐又狐疑的仔细看下去,由于视频的清晰度并不高,所以看着有些吃力,只能紧紧盯着那张脸……

   片刻后,张齐立刻仿佛是见鬼了一样,眼神里已经充满了震惊,忽然抬头看向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王耀,面前那张脸似乎渐渐的与视频里的那个少年重合!

   是他!!!

   “张老板,现在你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吧?我可以这么跟你说,他一个人的名气,就足以抵过一支星痕战队。”

   芸嫦很满意张齐的表现,款款起身,露出迷人的笑容,轻飘飘的道,“祝你们合作愉快。”

   再没有看他一眼,二人并肩走出了办公室。

   张齐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心里的那丝窃喜已经彻底不复存在,他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他错过了一个能花最低的价钱,创造最高……不,这有可能是他们这个品牌推广有史以来最划得来的投资机会!!

   就像是花一块钱,请到了贝克汉姆这样的国际巨星来给他做代言一样。

   正在他黯然神伤的时候,门又被推开一个缝隙,去而复返的王耀脑袋探了进来,对张齐眨了眨眼,“那个张老板,自己做的决策,跪着也要履行哦!”

   

第三百三十三章 :K!

   离开之后,王耀的心情还是有些低沉,芸嫦也不例外。

   他们没有想到星痕俱乐部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眼看有一笔赞助能解燃眉之急了,结果却被横插一手。不惜牺牲俱乐部的利益,都要把事情给搅黄了。

   这分明就是不打算给天兆战队任何活路!

   “他是怎么知道的?”王耀有些奇怪的问道。刚要签合约了,突然就冒出来了,这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

   芸嫦道。“星痕俱乐部是国内最早发展起来的俱乐部,势力盘根错节,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他想要整我们,我们没办法逃避。”

   “芸姐,等我们拿了冠军应该就好了。”

   王耀收拾了一下心情,安慰芸嫦道。“毕竟比赛看的是实力,他们星痕俱乐部势力再强,也不可能干扰比赛。等我们拿了冠军,到时候自然还会有赞助商找我们,他总不能把那些上门的赞助商全部抢去。”

   一支战队的赞助名额是有限的,例如大家在比赛上看到那些职业战队队服上的商标,一般都只会有一个。

   芸嫦揉着眉心,一张漂亮妩媚的鹅蛋脸上带着深深的倦意,即便是笑容,都带着一股心力交瘁的味道,语气里带着深深的忧虑,“没那么简单,他们是不可能操控比赛,但赞助商……除非是我们能够在甲级联赛里拿到很好的成绩,这一次应该只是一个意外。所以他不惜匆忙的降低标准来搅黄,他们下次就会用别的招数阻止我们的。”

   王耀非常无奈,他原本以为只要有实力就能拥有一切,可现在看来,电竞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星痕俱乐部实力之强也令人油然而生一种无力感……

   初次见芸嫦。芸嫦是那样的自信飞扬,可现在,这样一个女人却处处碰壁,而且还是无偿的为了他们在努力,将来还不知道会在这条遍布荆棘的道路上遭受多少磨难,这不由让王耀生出一种负疚感。

   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缩在幕后?

   自己还有什么借口继续低调?

   如果自己站出来能解决困境……

   握了握拳头,他忽然道,“芸姐,如果我的名气真有那么值钱,我可以站出来。”

   闻言,芸嫦娇躯一颤,侧过脸看着王耀,目光里带着一丝感动,旋即却摇了摇头,“你要知道,赞助商从来都不会只赞助一个人,他们需要的是一支战队,一支能够参加比赛的战队,你一个人能打比赛么?即便是你正式成为天兆战队的队员,现在也不是时候……因为目前天兆战队势头还不错,与其如此,你继续隐藏反而是一件好事,等到天兆战队真正有名气的时候你再站出来,那时候星痕俱乐部也无法阻挡了。”

   王耀听完之后,吐出了一口气,原来芸姐早就有了打算与计划。

   说的也是,他现在就成为天兆战队的正式队员,是很有可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但真的能够如想象的那样来很多赞助商?

   未必。

   因为赞助商考虑的是一支战队的成绩与实力,而不是队伍之中的某一个人。这种情况,也只能靠天兆战队自己慢慢爬了。

   到了3楼后,天兆vs腾飞的bo5已经到了第三场,毫无悬念,现在天兆已经2:0领先。

   抬头看了一眼大屏幕,局势依旧不错。

   “不得不说,天兆战队真的是非常厉害,前面两局完全是压着腾飞战队在打,但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天兆战队连续三局都ban那三个当前版本并不强势也不热门的英雄呢?”男解说一脸的纳闷。

   听到这里,芸嫦跟王耀相视一笑。那是因为根据统计,腾飞战队今年的所有比赛里面,他们拿出这三个英雄的时候胜率是最高的。

   就是这样简单的原因。

   连禁三场,等于是断掉了腾飞战队的一条手臂。

   “强是强,可惜这支队伍里的几个人人品都有问题啊……”

   忽然,二人听到一声嘀咕,“这样一支队伍,再强又如何呢?”

   王耀跟芸嫦皆是淡淡一笑,不予理会,也没有争辩,因为没有任何的意义。

   只有等他们真正的跟星痕战队平起平坐的时候,这些谣言自然不攻自破,甚至如果在发生这种污蔑,他们还可以据理力争。

   说到底,还是实力问题。

   当王耀跟芸嫦来到观众席的时候,李毅显得有些尴尬……

   怎么能不尴尬?

   天兆战队又赢了,而且依旧赢的那么轻松,简直可以说是碾压!

   一场是运气,两场是运气,那这第三场十六分钟上高地、人头13-4还是运气?

   如果直到这时他还以为天兆是一支靠运气才闯到这里的队伍的话,他真的也就可以选择自杀了,因为他的智商拉低了地球平均水平。

   一想到之前许梓诺说王耀不继续赌是为了他好,没想到人家真的是为了他好,纯粹是不想赢他太多钱而已,偏偏自己还以为王耀是赢了就想跑。

   不由得感觉老脸有些火辣辣的无地自容。

   “这位是我们战队的分析师。”

   王耀向着众人介绍了芸嫦,“这是我以前的老板娘,这些都是我朋友,许梓诺、李毅、顾熠涵、老皮、李轩、李雪。”

   一一介绍完毕。

   当听到王耀把自己也介绍进去的时候,李毅脸色愈发不自然,同时心里万分不是滋味,自己都那样了,他还把自己当朋友?

   “大家好。”芸嫦笑着冲众人打了一声招呼。

   “哇,王耀我说你是色狼你还不承认,你们分析师都是这样一个大美女。”

   许梓诺叫道,同时还把芸嫦拉到他旁边坐下来,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姐姐,你们战队怎么这么厉害?能跟我说一下是怎么教才能教出这么厉害的战队么?”

   看样子是打算到芸嫦这里取经了。

   王耀苦笑着坐下,继续看比赛,一旁的李毅欲言又止,几次想说话,最后似乎还是没那个勇气。

   就在他为难不已的时候,王耀忽然把那一千块钱塞到他手中,说道,“行了,以后脾气好一点,道歉什么的就不用了。我知道老板娘不是个什么大方的人,估计你们工资也没多少,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要是还跟我赌,我可就不还给你了。”

   李毅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钱,羞愧的垂下头去。

   大概过去十分钟,第三场比赛也终于结束,天兆战队全取3分,拿到3:0的结局,大获全胜!

   “好的,今天1组的比赛就此结束,感谢天兆战队以及腾飞战队给我们带来的精彩比赛,大家稍事休息,马上进入第二组比赛。”男解说宣布了结果。讨讽布巴。

   对这个结果,赛馆里只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看样子众人心中关于天兆战队的负面印象还没有消除。

   不过这也无关痛痒了,等拿到冠军之后,就会好转,终有一天他们会证明自己。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泼脏水造谣诬陷都是浮云。

   天兆战队几个队员从后门出来,众人立刻围上去祝贺了一番。

   “厉害啊!打得对面ad都成狗了。”顾熠涵捶了捶若枫的胸口。

   若枫洋洋得意,“那不是必须的么,也不看看我们是谁,吊打他们轻轻松松。”

   开了一阵玩笑后,许梓诺就说要带着荣耀战队去参观训练的地方,这让天兆战队几个人有些尴尬。

   去那种破地方参观,好没面子啊……

   就在众人打算离开的时候,芸嫦却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挂断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就彻底消失了。

   “怎么了?”王耀察觉到了芸嫦的异样,不由问道。

   “k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