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拒绝

   “你的意思是……”

   何天德沉吟思考片刻,诧异的说道,“他的实力水平在你之上?”

   “别的我不敢保证,但他锐雯的水准,的确在我之上。”老梁闷闷道。

   虽然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但事实就是事实。这也是老梁的性格使然,对于这个游戏非常较真,所以输了他就直接承认。

   至于那个特殊的判定机制,他也不方便详细解释出来,在场的人除了他估计也没人能懂其中的精髓,反而会让人觉得夸张不现实。

   “那怎么办?”何天德征求起老梁的意见来了。

   谁也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转机……

   “我觉得他完全有资格担任红炎战队的替补上单。”老梁道。

   “瞎扯吧!我第一个不同意!”

   皓然叫道,“就算过了你这关,他还得过锐眼君那一关!”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同意就这样放王耀过去呢,简直是莫名其妙!

   “这倒也是。”何天德点头,“我去把锐眼君叫过来。”

   他话音刚落,电竞社外面就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模样精干又帅气的少年,一进来就笑着道,“怎么都在谈我?难道要开始比赛了?”

   来人就是红炎战队的新任上单锐眼君,虽然是一个大一的新人。但在电竞社已经有了后起之秀的风范,没别的原因,因为他从网一转电一,半个月时间打上了王者。并且就是在这个电竞社里,当着很多人的面一飞冲天的。

   不过由于他这个名字太拗口奇怪了,所以他让别人称呼他外号,大k。

   “大k,你来的正好!”

   皓然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说道,“刚才有个小子,跟老梁solo输了,结果老梁愣是说那家伙赢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听完之后,锐眼君神色极为古怪,狐疑的道,“还有这样的事情?输了就是输了,赢了就是赢了,还有什么赢了却又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扔广共划。

   “就是,乱七八糟的!”皓然道。

   “老梁,你跟大k说说情况吧,我不是太懂。”何天德笑着道。

   锐眼君疑惑的看着老梁。等待老梁的回答。老梁无奈摇头,片刻后,说道,“我跟他solo锐雯,我锐雯,他也锐雯,我输了。”

   锐眼君一愣,“你拿锐雯都输了?不对啊,你不是赢了么?”

   他清楚老梁锐雯的实力,虽然老梁的锐雯不如他,但也绝对是lol里最顶级行列里的锐雯了……

   “我之所以说我输了,是因为对方有个小失误。”老梁又道。

   “失误也应该是自己承担责任,怎么又是你输了?”锐眼君感觉自己要被绕晕了。

   老梁张口结舌半天。心里暗骂自己口才真他妈够差的,半天说不清楚一件事情。

   “就是那个判定机制!”老梁道,“哎,说不清楚,你自己看录像吧。”

   说着。老梁也不浪费口舌了,直接退出游戏调出录像让锐眼君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

   “的确是你输了。”锐眼君深以为然的点头,眼底带着浓浓的惊叹。

   这个判定机制他跟老梁都知道,两人又同时深爱锐雯这个英雄的玩家,半个月来他们切磋了不知道多少把,就是为了深度挖掘这个判定机制;

   当然,这其实很无聊,毕竟比赛的时候锐雯难以登场,而且也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锐雯。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一个能以这么恐怖的成功概率触发这个判定机制的人,他的细节掌握该是何等强大?

   最后一次对拼光速qa失误,也完全是瑕不掩瑜。

   至少,他都不敢说在面对老梁的锐雯时,四次能有三次成功。

   “大k,把他叫回来跟你打一场?”何天德问。

   “没必要了。他完全有资格当替补。”锐眼君摇摇头。

   老梁瞥了一眼脸色已经变了的皓然,啥也没说,但却让皓然更加尴尬。

   锐眼君都这么说了,那完全可以证明老梁说的的确是事实,偏偏他之前还固执的认为老梁就是在瞎扯犊子故意跟他过不去。

   “还不赶紧把人请回来?”何天德道。

   “我?”皓然茫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就是你啊!这种人才可不要错过了!”何天德强调,“你要是拉不下脸我跟你一起去,反正我之前也看走眼了……”

   ……

   “输了?”

   王耀一出电竞社,陈诚几个在外面等着的家伙立刻就围了上来,见到王耀没有缺胳膊少腿他们就松了一口气。

   吓死他们了。

   之前王耀表现出来的逼格真的是让队友都想打他,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一个新人就敢挑衅整个上大电竞社……

   不得不说,虽然装逼装过头了,但的确很过瘾啊,哪怕输了,这波也不亏……

   “输了。”王耀点点头。

   “输了就输了吧,输在那些人手里你也不冤。”

   高志超拍拍王耀的肩膀,安慰道,“走,去网吧,我借个小号带你上铂金。”

   “一块儿开黑打匹配啊!”陈诚叫道。

   “就是差个人,否则咱们可以五排啊……”苏瑾遗憾的道。

   就在几个人勾肩搭背,想去网吧开黑的时候,何天德跟皓然从后面急匆匆的追了出来。

   “王耀!”何天德叫了一声。

   皓然一脸不乐意的跟在后面。

   几人顿住脚步,疑惑的转身看着何天德跟皓然。

   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何天德的身份,上大电竞社的社长兼主席,身份可不一般。

   皓然……红炎战队的人,大小知名人物。如果是之前遇上,说不定他们也会心生敬仰,可惜他刚才公器私用欺负王耀,现在四人对他还有个屁敬仰,完完全全的瞧不起!

   “怎么?穷寇莫追的道理不懂?”苏瑾打趣的道。

   “靠!你就这么说老四啊?老四这明明是虽败犹荣!”陈诚为王耀抱不平。

   苏瑾恍然大悟,连忙改口,“对对对,虽败犹荣,我书读得少不会说话。你们可不要打我哟~”

   听到苏瑾这阴阳怪气满含嘲讽的口气,皓然冷哼了一声。

   见气氛有些尴尬,何天德道,“你们可能是误会了,我们是来请王耀回去商谈的。”

   “啥?”

   三人面面相觑,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老四你赢了?”高志超疯了。苏瑾跟陈诚也离疯不远了……

   一直在琢磨何天德来意的王耀也是微微一怔,“我没赢啊……”

   当然,刚才要不是失误,自己的确就赢了,可是失误是没办法的事情。锐雯这种非常讲究操作的英雄,在使用陌生的设备时,很难保证不出差错。

   “我靠你没赢他们找你商量干啥?”高志超有种被欺骗的感觉,“难道他们找你回去商量再吊打你一次?”

   “就是就是,吊打你有成就有快感?”

   “赢没赢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有资格担任红炎战队的替补辅助。”

   何天德笑着道,“怎么样,你愿意么?”

   高志超三人彻底疯了……

   一个黄金,居然被电竞社社长邀请加入红炎战队?还是从后面追上来邀请,这分明就是礼贤下士啊!

   这待遇太好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老四一个黄金段位的人……怎么做到的?

   面对何天德的邀请,王耀却很干脆利落的道,“不好意思,没兴趣。”

   我靠啊!

   高志超三人又抓狂了!

   老四他说啥?不好意思没兴趣???

   这又他妈的装了一个满分逼啊!

   “……”何天德跟皓然都惊愕的看着王耀。

   他……居然拒绝了?

   “那你他妈的为什么要来挑战?”皓然怒道,“逗我们玩是不是?”

   王耀笑了,“逗你玩?哪有37传奇霸业好玩?”

   

第二百七十三章 :没有退路的程冰

   王耀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何天德看着王耀那丝毫不留恋的背影,惋惜的道,“看样子他是生气了……”

   仔细想想也对,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个大活人了。皓然之前百般刁难,彻底激怒了对方,心存报复之下,他才会直接愤然挑战替补上单的位置。

   现在他成功了,却又拒绝加入电竞社,拒绝加入红炎战队。

   这不是打脸是什么?这纯粹就是一场报复行动。也让他们想到了一句话,刚才你对我爱搭不理,现在我就让你高攀不起。

   偏偏他们还没什么办法。

   当然,对于上大电竞社来说,王耀的拒绝是一种损失,但也不至于让他们去“高攀”。何天德只是有些惋惜人才的流逝罢了。

   “哼。”

   脸色铁青的皓然冷哼道,“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上大什么人才没有,不差他一个!这才第一天,根本没必要着急。”

   “回去之后找范梓旻谈谈吧,商量一下。”何天德叹息。

   ……

   “老四真有你的啊!连电竞社还有红炎战队的人来都求着你加入。深藏不露啊!”

   在去网吧的路上。苏瑾三人一路上都是惊为天人,一惊一乍的引来不少人侧目。

   他们万万没想到,宿舍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大手子”潜伏在内,这不禁让他们激动,更让他们骄傲。

   “妈蛋,老四你骗的我好苦,居然说自己是个黄金……这你怎么解释?”高志超忿然道。

   “我投降,我投降。”王耀连忙道。

   “光投降可不行,晚上必须得请吃饭。”

   “好好好,吃饭。”

   四人到了网吧之后自然是上网打撸啊撸,先是匹配娱乐了几把,带苏瑾跟陈诚这两个至今还在坑里没能爬出来的家伙过了一把躺赢的瘾,然后高志超就觉得没意思。想拉着王耀双排,可惜王耀拒绝了,继续一个人打单子。

   拒绝了电竞社的邀请,那么也就意味着以后只能待在网吧打单子了,也得另外想办法赚网费。

   一个下午,王耀打了三个号的晋级赛,已经有了麻木的感觉,这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居然是程冰打来的。

   王耀有些奇怪,这家伙打电话给自己干啥?

   怀着疑惑的心情接通电话后,里面沉默了一阵,然后传来程冰那低沉而颓然的声音,“我来上海了……能见个面吗?”

   王耀愣了一下,说道,“行,你来上大吧,位置你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嗯。”程冰应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许梓诺的荣耀战队在若枫离开之后又找了一个adc,据说现在整个战队的发展势头都非常良好,蒸蒸日上。大大小小的赛事都有露脸冒泡,在杭城已经小有名气,再也不像之前那样,约个训练赛都没人答应。

   值得一提的是,程冰随着荣耀战队的一步步走来。提升也非常之大,在比赛里的发挥也一直可圈可点。

   程冰的天赋没有若枫那么变态,甚至可以说很平庸,但他一直在努力,甚至比若枫还要努力,有时候半夜睡不着都会爬起来,偷偷摸摸的在网吧里训练。

   这是一个真心热爱电竞的人。

   如今他也算杭城知名的打野选手了,也算是距离自己的目标近了一大步,为什么突然来上海了?是来玩的么?不过夏天正是比赛最多的时候啊……

   “抱歉,我有个朋友来上海了,所以得先走一步,那顿饭先欠着。”王耀摘下耳机对三人说道。

   “行。你去吧。”

   几人爽快的答应了。

   ……

   大学附近从来就不缺吃东西的地方。

   一条长长的街道上开满了各色各样的铺子,摆满了桌子,络绎不绝的食客走一批来一批,不过最受学生们追捧的永远是那些大排档、烧烤摊子,形形色色的学生,偶尔还会有一些流浪歌手、卖花女孩、在席间穿梭忙碌的服务员,送菜、卖酒,喧嚣一片,热闹非凡。

   这里只是大上海繁华的一个缩影。

   “少喝点。”王耀抓住了程冰的酒瓶子,一边劝说着。

   桌子上,已经空了十几个瓶子。虽然是度数不高的啤酒,但这都是他一个人的杰作,王耀只是拿着一瓶啤酒慢慢喝着。

   跟程冰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程冰就是提着酒瓶子跑进网吧耍酒疯,结果王耀二话不说报警,差点把程冰给吓尿了……

   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只是再次见面,程冰似乎比那时还要更加颓废,眼底带着深深的茫然,这种状态就好像已经丢了魂一样。

   一见面,程冰就拉着王耀来喝酒,对于王耀问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绝口不提,但他的这个样子,让王耀知道程冰的心情肯定是很难受的。

   “喝!干了!”程冰一用力,夺回了酒瓶,摇摇晃晃的拿着酒瓶子就往嘴里灌。

   咕咚咕咚咕咚……

   喝得太猛,有不少酒水从嘴角洒了出来,沾湿了他的衣服裤子都浑然不觉,或许他根本就没在意。

   王耀喝了一口酒,然后放下瓶子,静静的看着程冰疯狂的灌自己。

   哐。

   程冰一口气喝完这瓶酒,把瓶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满脸通红,目光恍惚起来。

   “你醉了。”王耀说。

   “是啊,我醉了。”程冰嘿嘿笑着,笑容里带着一股子凄凉,“醉了,就没那么难受了……嗝—-”

   人难受就想喝酒,试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王耀不喜欢喝酒,也没那个习惯,不过他烦的时候会抽烟。想必是同样的一种想法吧。

   只是很可惜,有些东西并不是你麻痹了就可以忘掉的……

   王耀抽着烟,一言不发,等待程冰自己开口。

   良久后,程冰醉眼朦胧的看着王耀,语气低沉的说道,“我退出荣耀战队了……”

   王耀一怔。

   “原因是我爸不让我再碰游戏,不想我整天在网吧厮混,觉得我没出息。当着网吧所有人的面,他抓着我的头……”

   程冰眼角有泪光隐现,抓着自己的头发,“后来,我跟他打了起来,然后……就这样,我跟他断绝了父子关系。再然后,我就跑到这里来了……我想证明自己,我想让他知道,我的梦想不是没出息的!!!”

   他的声音很大,引来周围不少人的侧目注视。

   “王耀,你很厉害,你是lovevivi,你是传奇。可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你不是应该站在最闪耀的那个舞台么?”

   程冰也许是真的醉了,根本就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沉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为了一个游戏,居然跟家里人闹到这种地步?”

   王耀大致听了程冰的叙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错的是程冰么?

   不,错的应该是这个社会。

   梦想都是脆弱的,可电竞梦却是万千不同梦想中最为脆弱的那个!

   它轻盈如泡沫一般,经不起任何触碰,哪怕是一些再微弱的打击,都能让小心翼翼怀揣这个梦想的人遍体鳞伤!

   就因为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游戏!玩物丧志的精神鸦片!

   太难了,这条电竞之路比任何一条追梦之路都要残酷。你无论身在哪个领域,唱歌、表演、文学、绘画等等……这其中无论哪一条路,哪怕你没有达到巅峰,世人都会觉得你心有志向,即便是没成功,至少你的价值观是对的,终有出头之日,以你为傲;

   可是电竞这条路,你只能披荆斩棘夺得冠军,你才能证明自己是对的!

   冠军只有一个!而在冠军奖杯的下面,谁能看到那遍地的枯骨尸骸以及那无数颗破碎的心?

   甚至……哪怕你拿到了冠军也没办法说明什么,就比如曾经有个世界冠军,现在呢?连饭都吃不上。

   这就是电竞的残酷。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怀揣这个梦想的人如此狼狈凄凉的原因,来自外界的质疑、自身的迷茫,这些都能将一个人的精神压迫到惨不忍睹。

   若枫是,程冰也是。

   可若枫家境好,再加上年纪还小,他还有退路。程冰却没了。

   这对程冰而言,注定是一条没有退路的绝路,如果在绝路的尽头是巅峰,他或许还能耀眼一把,如果绝路的尽头只是尽头……

   王耀摇了摇头,拿出电话,给芸嫦打了过去。

   发泄的差不多之后,程冰抹了一把脸,收起了激动的心情,问道,“若枫那小子呢?”

   “他去青训营了。”王耀道。

   “呵……真是想不到。”程冰点点头。

   沉默一阵后,程冰忽然死死盯着王耀,“你难道就不想做点什么么?比如建立一支战队,参加比赛,甚至征服世界!”

   迷茫而绝望的他,现在正迫切的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去为之努力,为之奋斗!扔广讨扛。

   他迷茫却又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说谁能给他这样一个目标,那就只有面前的王耀了!

   他是一个传奇,同样也能作为一支战队的灵魂!

   现在只要他一句话,程冰会毫不犹豫的放下一切犹豫,让身上每一滴血,都为之燃烧!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最有潜力价值的新人!

   有人说青春就是一场必不可免的阵痛。

   在阵痛中,有人迷茫、有人叛逆、有人疯狂、有人执念……最终,究竟是顺服世俗规则给自己戴上枷锁庸庸碌碌的过下去,还是挣脱桎梏殊死一搏,承受那无比强烈的痛楚。只求那破茧成蝶的一刹那明亮?

   程冰错了?他没错。

   他爹错了?他也没错。

   他们都只是在遵从自己的心罢了。

   只是,在大部分人眼中看来,程冰的选择是错误的,伤人伤己,像是一个疯子,将自己与家人都逼向了绝路,痛苦的是双方;

   假如他顺从他爹的意志,则是皆大欢喜……但,或许在将来,已经娶妻生子的他,过着与与周围大多数人一样平庸平淡的生活时,会不会偶尔察觉到内心深处埋藏的一份深深遗憾而喟然叹息一声?

   “你为什么努力?”

   “如果我不努力,那跟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大多数人最终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其他人”,少数人在为不变成“其他人”而努力。

   在这场名叫“青春”的浩劫之中,没有对错。

   ……

   程冰目光灼灼的看着王耀,等待他的答复。

   “人家现在是大学生。怎么可能跟你这种无业游民一样为了这虚无缥缈的梦想而放弃大好的前程?”

   忽然,芸嫦那带着几分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

   二人扭头一看,芸嫦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依旧是那一身职场常见的ol装,将她丰满的身体包裹在内,成熟的气息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仿佛不管在哪里,她都是这身装扮,典型的职场女强人。

   这身装束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因为此时来这里吃东西的,大部分都是大学生以及一些再周围附近上班刚下班的人。

   没人会穿的这样正式的跑到这里来。所以她一出现,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注意。

   “你怎么这么快?”王耀愣了一下。

   上次芸嫦向王耀提议组建战队的事情,王耀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芸嫦有些焦急,不免对王耀有些怀恨在心的感觉。扔住助技。

   故而,刚才那番话说的很有一股“怨妇”的味道。

   “我刚才就在附近。”

   芸嫦笑眯眯的道,目光落到了程冰身上。简单的扫了一眼后,便不留痕迹的收回目光,自然而然的坐了下来。

   “你在附近上班?”王耀问。

   “是啊,当一个小文员呢。”

   芸嫦说道,“就现在还是加班的点,你说,你一个电话就把我叫出来,我连班都不上了,你该怎么补偿我?”

   王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还以为你在从事电竞方面的工作呢。”

   “电竞啊……”

   芸嫦自嘲一笑,“好遥远的事情了。”

   现在国内的分析师大多都是从韩国引进的。甚至国内的分析师大部分也是学习韩国的知识。

   而她作为国内还没有“分析师”这个概念的时候就已经从业的人。她的能力绝对非常优秀。至少,mk曾经的辉煌就足以能够为她的能力佐证。

   从mk一夕之间分崩离析,她就一直没有找新东家,如果当时她肯,她现在一定是国内顶尖的分析师。

   现在的她,只在一家普通的小公司上班。但注意力,却从来没有离开电竞这个圈子。

   她也渴望,能有一个人站出来重塑mk的辉煌。

   芸嫦一双明眸望向了王耀,“你这个朋友该不会是放弃一切,跑来上海闯荡了吧?”

   程冰顿时尴尬又羞愧的低下了头。

   “也没什么,你这种情况的人我曾经经常有遇到。”

   芸嫦感慨,“电竞就是这样,没有哪个父母会支持孩子打游戏的,至少在你取得足够的成绩之前。往往这些年轻人都是背着几件衣服内裤,怀着满腔热血就杀出来了,最后碰得头破血流……”

   的确如此,如果你跟父母说你要去打电竞,别说给你盘缠了,没给你几棒子拿绳子把你捆起来就不错了。

   这是常态,芸嫦见得多了。

   “芸姐,你帮帮他吧。”王耀拉下脸恳求道。

   “你太高估我了,现在我只是一家公司的小文员,每天从事的工作也是应酬销售……”

   芸嫦拿着一次性的纸杯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啤酒,丰润的红唇浅尝辄止,神态诱人万分可惜语气却很低落。

   程冰脑袋垂的更低了。

   忽然,她话锋一转,“况且,能帮他的并不是我,而是你。你可比我有价值,你现在只要一句话,就可以立刻拉起来一支战队杀入职业赛场,所以,他需要的仅仅是你的一句话。”

   良久的沉默之后,王耀叹了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好吧,我该怎么做?”

   程冰的脑袋忽然抬了起来,双眼之中仿佛燃起了火焰!

   “你是答应了?”芸嫦美眸之中布满了惊喜与诧异,这块石头终于开花了!

   “组建战队可以,但我不直接参加,行不行?”

   王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平时有空的时候可以跟他们一起训练,有需要的地方我也会尽量帮忙……”

   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了,他无法像程冰那样没有任何顾虑的就放下一切杀进职业圈,因为现在他父母还在期盼他学有所成……

   哪怕他心底再渴望,也必须压抑住这股冲动。至少,现在还不行!

   “ok。”芸嫦没有任何犹豫,“你就当个战队教练就行。”

   只要王耀点头芸嫦就满意了,不直接参加又如何,只要他有这个意愿,这表明他内心也不是表面上那么铁石心肠,往后机会还很多……

   程冰也是这般想的,王耀虽然只当一个教练,但他跟王耀认识也不短时间了,深知王耀是一个非常看重情义的人,如果自己遇上麻烦,他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组建战队?”程冰迫不及待的问道。

   战队至少得五个人,眼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并且王耀还是一个教练……还差四个。

   “闫天恒咱们一定要拉进来。”

   芸嫦说道,“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这事情得王耀你去跟他谈。”

   “嗯,闫天恒的确很厉害,以他的能力,绝对能够撑起一支战队了。”

   王耀重重点头,“他唯一的顾虑就是他的妹妹,他妹妹白血病需要不少钱治疗。我会找他谈谈的。”

   闫天恒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能拉进来,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职业训练,他肯定能爆发出不逊于在rank中的锋芒与力量!

   只不过,王耀也没有把握百分之百能说动他,毕竟打职业,在前期肯定是非常艰苦的,尤其是他们这种自发组织的队伍,没有赞助,没有广告代言,没有一切经济来源……而他妹妹的病情却需要源源不断的金钱,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试试吧。王耀只能这样想。

   “现在中单跟打野有了,还缺三个位置……”

   “要不你把若枫叫过来?”程冰试探性的道。

   “若枫?”芸嫦忽然打住了,“是青训营的那个若枫吗?”

   “是啊。”程冰迷茫的道。

   “他跟你们是朋友?”芸嫦神色古怪的问。

   “岂止是朋友?”程冰说道,“他可是王耀的徒弟啊!你不知道?”

   芸嫦美眸之中尽是诧异,呆呆的看着王耀,“他真的是你徒弟?”

   王耀不明白芸嫦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奇怪的点头承认了,“怎么了?”

   见王耀如此淡定,她心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于是道,“你应该还不知道你徒弟现在有多炙手可热吧?他现在可是这一届青训营里面最有价值最有潜力的新人!”

第二百七十五章 :泡沫般的电竞之梦

   听完之后,王耀愣住了。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若枫联系了,那小子电1的大号也一直没上线。王耀也不清楚若枫在青训营里如何。

   没想到……

   这才短短几个月,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成就?

   王耀震惊了一下后,旋即又释然了。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起微笑。的确没必要太过于惊讶,当初王耀就看出来了,那小子具有非常恐怖的反应力,对电竞而言,反应力高于一切,因为别的方面可以依靠训练来提升,反应力当然也能通过训练提升,只不过效果却微乎其微。

   这就类似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奇才一样,不管什么武功,在有一副好体质之后,练习起来都简单多了。

   有些人做一件事情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做到极致,而有些人,则只需要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天就能达到前者相同的地步,这就是上天不公平的地方。

   若枫就是那个受上苍眷顾的幸运儿。当然,这与他的超人的努力以及毅力也有很大的关系。试问有几个人能忍受王耀给他提供的那种枯燥乏味的补刀训练?

   但若枫一直在做,哪怕是手都练到抽筋了。他还在继续……

   甚至在iet的时候,若枫每天也一大早就起来,默默的练习补刀,从未停歇过,只因为王耀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想玩好adc?先练好补刀吧。”

   于是,这个傻小子就一直坚持到今天……

   看王耀失神,芸嫦才终于确定,王耀的确是不知道自己那个徒弟如今已经名声鹊起了。

   “没见过你这样当师父的啊,连自己徒弟的情况如何都不知道。”芸嫦摇摇头道。

   王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如果你能把他拉来,我敢保证,这支队伍绝对大有可为!”芸嫦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扔广在圾。

   闫天恒是什么人?国服第一代练!哪怕是对上那些一线职业中单,他也不遑多让。

   若枫又是这一届青训营里最有潜力最有价值的新人!

   一个中单。一个adc,两个c位都是如此优秀的人才,还怕这支队伍泯然于众?

   一旁的程冰酒意全无,咋舌道,“我靠,当年还求我帮他爬出黄铜坑的小子现在居然这么屌了?”

   他不禁瞥了一眼王耀,感觉不可思议,这家伙真能化腐朽为神奇?

   “你别想多了,其实我并没有教他多少东西。是他自己肯努力,天赋又好。”王耀见程冰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不由解释道。

   “现在还差上单跟辅助,上单你有什么人选没有?”芸嫦问,“你跟林淼的关系似乎不错,能不能把他叫过来?”

   王耀摇了摇头,道,“杨烨正在组建战队,林淼是他战队的核心成员,我如果去拉他,只会让他左右为难。”

   当初人家杨烨那样诚恳的想要挖他,结果他推脱了,并且看在他面子上。杨烨还帮gt当了一段时间战术教练……现在自己自立门户去挖人家手底下的核心大将,这种事情真的是会天打雷劈的,王耀做不出来。

   “那只能另外找人了。上单呢?”芸嫦有些失望。

   林淼作为路人里知名的辅助,她当然也想拉进来,甚至想想她都觉得激动。那得是多豪华、多强大的一支阵容?

   “上单我也不认识几个。”王耀道。

   “算了,我去想办法吧。”芸嫦道,“你搞定闫天恒跟若枫。”

   ……

   第二天,军训结束之后,王耀拖着一身快要散掉的骨头架子回到了宿舍,拒绝了几个舍友提议去网吧撸个痛快,然后就带着在小旅馆住下来的程冰买了一些水果礼品,赶往上海市医院。

   程冰的精神面貌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人在有了目标之后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令人侧目的热情。

   到地方之后,王耀打通了闫天恒的电话。

   不一会儿,闫天恒从旁边的一个网吧走了出来。依旧是那件没有一点图案的白色短袖,头发乱糟糟的,一对仿佛是涂了眼影一样的黑眼圈,脚上拖着一双懒汉鞋,一副十足的死宅模样。

   看样子闫天恒在网吧里打单子。只不过他的压力肯定比王耀要大得多了,大头一直没催帐,甚至王耀还不还他都不会在意。

   而闫天恒不行,医院可不是善堂。

   “你怎么来了?”闫天恒打量了一下王耀,又看了一下二人手中的水果礼品,“跟我来吧。”

   闫天恒带着二人走进了医院,一股福尔马林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

   “他就是之前用你号的那个代练?”走在后面,程冰小声问道。

   王耀点点头,“如果他肯加入的话,将来也是你的队友,压力大不大?”

   程冰苦笑。

   压力大不大?

   这可是能拿lovevivi那个账号都玩的让世人看不出丝毫破绽的人……

   中野向来是相生相依的,甚至比辅助与adc的关系还要紧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战队挖人直接挖中野两个选手的原因。

   一想到要跟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人绑在一起,程冰怎么可能没压力?

   不过有压力也是好事,压力在有时候就是动力。

   走进病房之后,王耀跟程冰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正在看一本通话书的闫小辰。

   “哥……”见到闫天恒进来了,闫小辰笑脸之上露出笑容,叫了一声。

   闫天恒点点头。

   “大哥哥你也来了!”闫小辰眼睛一亮。

   她认识王耀,王耀上次帮助了她,她至今还记得。最重要的是,她知道了王耀就是lovevivi,那个曾经让她感动的人。

   没想到,网络世界里遇上的人,居然能够碰巧在现实中也遇上,而且还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善良的她觉得这一定是天意。

   见到王耀来了,她非常高兴。

   王耀也笑了,“嗯,来看看小辰啊。顺便找你哥哥谈点事情。”

   “大哥哥带这么多东西来做什么啊?小辰吃不完。”闫小辰苦恼了。

   对于这个深陷罹症却又始终善良坚强,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的小女孩,任谁看见了都会心生怜爱。

   “大哥哥可是答应了我以后有机会教我玩拉克丝哦。”

   闫小辰满脸天真的说道,“我哥哥总是说拉克丝在高分段里根本没什么作用……”

   “那是你哥哥骗你的。拉克丝玩的好也是很厉害的,不信等你好起来了我玩给你看看。”王耀承诺道。

   闫小辰咯咯直笑,笑得非常灿烂。

   看着闫小辰的笑容,王耀有些心疼,很难想象,一个在化疗之后掉光了所有头发的小女孩还能露出这样灿烂纯净的笑容。

   “你来找我什么事?”闫天恒忽然问道。

   王耀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坐在病床边,说道,“我想组建一支战队,希望你能加入。”

   他说的非常简单,没有任何点缀与修饰,甚至连承诺以及战队未来的规划目标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闫天恒不需要那些花言巧语,以他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他妹妹的缘故,他早就应该站在职业联赛的最高殿堂,接受万人的欢呼与崇拜,而不是躲在网吧里打单子。

   在某个方面而言,他跟王耀很相似,只不过生活对待他更加的残酷。

   程冰不由紧张起来。

   闫天恒微微一怔,眼底似乎有火苗蹿动,可惜,火苗很快就熄灭了,他摇了摇头。

   “是因为你妹妹么?”王耀问。

   “出来说。”闫天恒神色复杂的起身走出病房。

   到了走廊上。

   “我不能加入你们。”闫天恒直接道。

   “为什么?你本就是应该属于职业赛场,而不是当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代练!”程冰急了,忍不住插嘴道。

   闫天恒眉头一皱,冷冷的看了程冰一眼,紧接着,他从口袋里摸出几张揉成一团的纸张,一下拍在程冰胸口上,“你永远都不会懂有些东西远比你的梦想重要!”

   程冰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个趔趄,站定之后,呆呆的接住纸团,一张张展开看,赫然是一张张医院的开的药品清单以及一些药水费用的数目价格清单!

   “我妹妹现在就躺在病床上,难道你想让我抛弃她,跟着你们去追求所谓的梦想?!”闫天恒语气里透着一股深深的悲凉与愤怒。

   “我……我……”程冰如遭雷击,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啊,为了所谓的梦想,自己竟然跟养育了他十几年的亲爹断绝了父子关系……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个悲伤欲绝,饱含痛苦与失望的眼神,这几天,他脑海里一直浮现出那个眼神,仿佛梦魇一般挥之不去,折磨着他,让他懊悔,让他倍感难受……

   直到昨天晚上王耀的一个点头,他才觉得未来也许不是那么迷茫。

   可是现在,闫天恒的一番质问,再次让他迷茫起来,无限的自责充塞在他的心里。

   难道,每一个追求电竞之梦的人,都要经历这样的痛苦与磨难?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我喜欢电竞,难道这是一种错误?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它啊……

   真的……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