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宣布进军影视圈,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过,此前我们都认为它只是玩玩而已,但没想到现在却是玩真的!

去年8月,苹果宣布将投入10亿美元,用于原创内容的制作,包括剧集和电影。当时很多人认为苹果只是广撒网的战略性布局。因为10亿的投入,与Netflix的80亿投入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甚至还不如亚马逊2015年投入的一半。

直到上个月,苹果与独立电影新秀A24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一出,引起了业内热议。该协议是苹果的首个大动作,双方对于合作细节守口如瓶,只透露签署协议时间很长,未来将共同制作多部电影,新项目最早将于明年3月份推出。

至于核心细节,比如A24将以什么样方式在苹果iTunes或其他平台上发布,A24是否放弃院线成为一个纯粹的内容供应商,以及A24此前与亚马逊签订的视频播出协议是否冲突等,苹果与A24一概不说。

此前传出苹果接洽了多个独立工作室、欲收购A24的消息,虽然最终收购未遂,只是战略性合作,但却让业界看到了苹果进军好莱坞的雄心。因为拿下A24就意味着,苹果已经提前预定好明年的奥斯卡奖了,A24成立6年获得了多达24项奥斯卡提名。

不过业界更关心的是,尽管A24的这笔交易对苹果来说,微不足道,但今年Netflix-派拉蒙的战略合作在前,苹果-A24的战略合作在后,这一前一后两次合作都发生在科技公司与好莱坞之间,预示着娱乐行业正在发生巨变。

《好莱坞报道》认为,当好莱坞电影公司不再是为自己制作电影,而是为那些资金雄厚的科技公司服务,像派拉蒙这样的标志性好莱坞大片厂正在变成一个纯粹的供应商时,不敢想象未来的样子。往后Netflix与苹果如何部署他们的资金,将决定了下一代电影的模样。

虽然目前看起来Netflix遥遥领先于苹果,但是实际上我们低估了苹果过去的视频服务业务能力,通过这次举动,国外分析师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认为,即使苹果视频种类比Netflix少得多,而且上市时间较晚,但也存在一些优势。

凭借用户粘性,预估明年苹果推出视频服务将收入5亿美元,2025年达到44亿美元,赶上Netflix并与之展开激烈竞争。

那回到这个合作本身,一个最高票房才4900万美元(《伯德小姐》)的独立电影公司A24,怎么会被苹果看上?两者在各取所需些什么?

苹果与A24在各取所需些什么?

对熟悉A24的人来说,很难想象一个标榜独立的电影公司,将服务于一个为了销售更多电子产品的科技公司。

对熟悉苹果的人来说,也很难理解一个主打家庭向产品策略的苹果,与独立电影有什么关系。

但有分析评论认为,苹果看重的正是A24的定位和设计。苹果历来奉行一句, 标志 就是一切。苹果与A24的联姻,不仅能让苹果更好与艺术空间热门的品牌合作,还能通过A24引人注目的电影内容,吸引多的年轻用户使用其视频服务。

A24成立于2012年,被誉为新世纪的福克斯探照灯,制作的独立电影大多具备先锋前卫特质。它不仅是欧洲三大、圣丹斯电影节的常客,还能每年提名奥斯卡,代表作有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月光男孩》,以及提名奥斯卡的《房间》《伯德小姐》《机械姬》《灾难艺术家》《佛罗里达乐园》等。

而且A24擅长网络营销,几乎每年都会出一款爆红网络、引发话题的恐怖电影。比如去年的《鬼魅浮生》,今年的《遗传厄运》。这对在全球拥有数亿用户的苹果公司来说,极具吸引力与开发价值。

虽然A24电影内容与苹果的家庭向视频策略完全不搭嘎,但是它与苹果要标榜的品味格调却是出奇一致。每年一款新产品的苹果,一直在设计上费尽心思,试图标榜自己的独特性。而A24一以贯之风格是,运用创造性的方式,以极小的预算将私人影像变成华丽的视觉奇观,从影迷津津乐道的海报设计上便能体现。

看起来,Netflix费尽心思制作冲击奥斯卡的影片,苹果好像一步到位地拿下了A24,标榜了其品质与品位的原创内容。其实早在A24前,苹果就顺利推进的一系列的 奥斯卡系合作 ,好像比Netflix有着先天的声誉优势。

去年10月就与斯皮尔伯格谈定了重启他80年代剧集《惊异传奇》;11月宣布买下詹妮弗 安妮斯顿与瑞茜 威瑟斯主演的未命名新剧,一口气预定两季;

今年1月苹果宣布预订奥斯卡影后奥克塔维亚 斯宾瑟新剧《你睡着了吗》,以及与奥斯卡最佳导演达米恩 查泽雷(《爱乐之城》《爆裂鼓手》)合作剧集,苹果同样直接跳过了试播集,预订了一整季;6月苹果宣布与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 温弗瑞合作电视节目。

9月iPhone X新系列问世后,苹果接着宣布收购纪录片《大象女王》与动画片《狼行者》,后者为奥斯卡最佳动画提名导演汤姆 摩尔(《海洋之歌》《凯尔经的秘密》)新片。

不仅如此,苹果公司还从索尼影业挖来了两位高管,索尼影业前总裁Zack Van Amburg和Jamie Erlicht负责原创部门。

很难说A24电影会在苹果的扶植中变成什么样,但苹果进军影视圈的野心昭然若揭,接下来好莱坞娱乐行业会变天吗?

硅谷派进军好莱坞,娱乐行业即将变天?

《IndieWire》报道认为,随着好莱坞电影公司的产量持续萎缩,他们的母公司也越来越想剥离电影业务,以Netflix与苹果为代表的硅谷派正在革好莱坞的命。好莱坞六大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六大,即迪士尼、华纳、环球、索尼、派拉蒙、福克斯。

即将会变成新六大,即亚马逊、苹果、迪士尼/福克斯/ABC、Facebook、谷歌、Netflix,甚至是会有第七大Hulu。而维亚康姆/派拉蒙/CBS,时代华纳/ AT&T,康卡斯特/环球/ NBC,米高梅/安纳普尔纳,索尼和狮门影业等如果不革新,都将抛弃在时代洪流中。

虽然像迪士尼、华纳试图通过创建自己的流媒体,并从Netflix手中拿回自己的原创内容在线播放权。但更多的好莱坞公司则是采取妥协,变成一个流媒体的现成供应商,以换取一个增收的渠道,甚至是未来出路。

比如派拉蒙母公司维亚康姆CEO Jim Gianopulos 表示,他喜闻乐见地接受了与Netflix的战略合作。这次合作,派拉蒙将从项目开发阶段就开始为Netflix制作电影,而且制作的是一些不用上院线的电影,大多是一些中等预算电影。

一个老牌的好莱坞大制片厂正在沦为Netflix纯粹的内容供应商,但很多人认为派拉蒙此举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为什么?

因为北美市场越加两极化,1亿美元制作成本的 重磅炸弹 与不到千万预算的 小片子 正在统治市场,比如 重磅炸弹 的代表漫威宇宙电影《复仇者联盟》系列, 小片子 的代表是Blunmhouse公司电影,多以低成本恐怖片为主,比如《逃出绝命镇》《忌日快乐》《潜伏》等。

在这种情况下,中等预算的电影正在消失。很多派拉蒙的电影都属于这个段位,几千万制作成本的电影上了院线,加上宣发成本可能会入不敷出。

所以与其如此,不如卖给Netflix。比如派拉蒙《科洛弗悖论》,上映前就卖给了Netflix,有效地止损。接着派拉蒙还把马丁 斯科塞斯的《爱尔兰人》转手给了Netflix。

凡是派拉蒙评估没有普通受众的电影,开发不下去的项目都卖给了Netflix。Netflix越加成为了一个 废品回收站 和 大导演实验室 。

就像吉尔莫 德尔 托罗谈及为什么与Netflix合作新片《匹诺曹》,他说原因很简单,拿着这个项目去和好莱坞每个工作室谈,他们都说不,只有Netflix同意了。

但与Netflix合作,所有导演都要面临一个问题,牺牲在大银幕上的呈现。可以说,Netflix是一个救星,也是一个革命家。随着苹果的加入,流媒体世界正在变得拥挤。

Netflix和亚马逊已经对原创内容进行了大量投资,迪士尼和华纳媒体将在2019年推出流媒体服务。创作人才成了日后竞争的第一战略储备,于是 抢人 成了当下各家布局的第一要务,这就是为什么苹果一进来,就直击 奥斯卡系合作 。

那么,苹果与Netflix这类后来者,比起大片厂,在人才储备上先天不占优势的情况下,能否后发制人,撬动大格局的变动呢?(作者/斯塔西)

原标题:好莱坞要大变天了!2025年苹果将与Netflix平分天下?
责任编辑:李晓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