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完工程难讨薪水,昨天,在郑州市南裹头黄河滩区,多名来自信阳的施工者挖坑“活埋”自己进行“自虐式”讨薪。(8月10日《大河报》)

挖坑“活埋”自己,与此前农民工的“跳楼秀”、“拜河神”等皆为“维权行为艺术”,是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显露维权之困。辛辛苦苦赚血汗钱,面临高空、高温、高危险的考验,为保住工作甚至不敢要高温补贴,即便如此,去年4月,他们接手郑州华信金融大厦项目工程,今年4月主体封顶,却难以领到应得工钱。于是,他们选择了“自虐式”讨薪,希冀引起舆论关注,而促使问题的解决。

“维权行为艺术”实质为一种柔性抗争,一般都是通过特别的“行为创意”,引起舆论关注的。表面观之,此种举动似乎是具有可行性,而实则为一出悲剧。一个和谐的社会,必然是充满温情、良知、正义的社会,底层民众的生存境遇就是这个社会的文明标志。高铁的速度、高楼大厦的高度、高度公路的长度诸如此类,都不能完全作为衡量社会进步的标尺。欲了解一个社会真实的一面,就去了其底层弱势群体。

当然,柔性的对抗其实也是一种控诉、呐喊、诉求。我们的农民工兄弟是可爱的,他们用一种社会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去维权。我们呼吁一些人道德的自觉与良心的发现,但不能完全将希望寄托于此,那些克扣农民工工资的人受利益驱使,其内心已游离于道德之外,不再受其约束。也并不是所有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民工,都会搞“维权艺术”,也非所有的“创意”都能引起关注,引起关注也未必促使问题最终圆满解决。

“自虐式”讨薪背后显露出农民工的权利困境,维权通道太少,且不通畅、效率极低。譬如,这些“活埋”自己的施工者,通过正常渠道难以维权。从侧面反映出维权通道亟待疏浚、保障、通常,一方面应完善相应制度,加强对劳动者权利的维护;另一方面开辟多元渠道,及时、高效地提高农民工的维权效率。一般提到,农民工的权利遭到侵害,往往以为他们应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可现实是,并不是所有的农民工都懂法,对维权整个程序也不甚了解,且维权成本太大,需要人力、物力、还有时间,这是众多农民工权利遭侵害时不愿维权的原因。所以,政府相关部门不妨开设“农民工维权绿色通道”,精简程序,提供法律咨询与指导,或在被迫走法律途径前,发挥调解作用。

城市的建设与发展与农民工的贡献紧密相关,他们在城市干着最脏、最苦、最累的活,理应受到尊重,不仅是人格的尊重,更是正当权益的尊重,城市勿“娶了媳妇忘了娘”,别忘了是喝着谁的奶长大的。(作者:侯金亮)

责任编辑:hdwmn_c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