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罗浩开车,我在副驾坐着,一种强烈的尴尬气息荡漾在车厢里,也许除了R,甲壳虫还是不适合男人。一个女生可以,一男一女可以,一个男人不行,两个男人更是大忌。甲壳虫在国内没有做足文化、感性等方面信息的传播,即便换代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仍然激动不起来,路人们也如此。